主页 > K迈生活 >朱家安:人是否有义务孝顺父母? >

朱家安:人是否有义务孝顺父母?

发布时间:2020-07-17   浏览量:737   

 

亚洲的家庭观念比欧美浓厚,在台湾,从帮忙做家事、照顾父母,到选择父母期待的学业、事业和伴侣,我们很容易同意小孩对父母负有各种责任。

然而,这些责任有恰当的基础吗?若仅仅依靠「他是你父母」这个事实,能推论出多少责任和义务?瑞士哲学家布莱许(Barbara Bleisch)在《为什幺我们不欠父母?》这本书里,致力于思考这些伤感情的问题。

当然,布莱许并不企图主张说,人应该跟自己的父母形同陌路。正好相反,她认为我们必须仔细思考家庭、亲子关係,才能做出对自己和家人来说更公平的选择。

举个最简明的例子。如果我们认为,仅仅依靠「他是你父母」这个事实,就能推论出人应该照顾和孝敬父母,那我们就得承认,人也有责任照顾和孝敬「将强褓中的自己弃之不顾的父母」。如果你跟我一样,认为这个结论有点极端,那我们就必须思考,如果我们对父母负有特定责任,而且这不仅仅是因为「他是你父母」,这会是因为哪些理由呢?

或许有人会觉得,孝顺就孝顺,干嘛想那幺多!然而,如果你做了许多孝顺的事情,却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幺这样做,那你真的算是孝顺吗?如果你认为人不该「盲目孝顺」,那或许就有理由想想看,孝顺是建立在什幺基础上。

首先,什幺是孝顺?孝顺这概念对我们做了哪些事情?不管你对孝顺的理解是什幺,应该都不会反对,孝顺的特色之一是它要求我们以特定方式对待父母(而不是其他人),例如对父母态度好、付出家人之间的爱、做一些好事情等等。以道德哲学概念来谈,我们可以说孝顺让我们对父母有一组特殊的义务,而这组特殊的义务,也构成了孝顺概念的核心内容。不同的美德会给你不同的义务,满足了特定的义务,让你成为孝顺的人,满足另一些义务,则让你成为爱国的人、有义气的人、或者守诺言的人。

以这个义务架构,布莱许展开对「孝顺」的明确挑战:有什幺好理由,让我们仅仅因为某人是自己的父母,就对他有特殊的义务?

因为血浓于水?

人有义务孝顺父母,或许是因为血缘关係?在绝大多数人类社会里,血缘都有特殊地位。联合国《儿童权利公约》规定被领养的小孩有知道父母是谁的权利。而事实上许多人也真的有这种「寻根」的需求。我们是如此重视血缘关係,造就了《星际大战》当中黑武士对天行者路克说「I am your father」名场面。最后,血缘关係比其他关係更难取消,你跟人离婚之后,他变成你前夫、前妻,但是我们似乎无法理解「前母」、「前父」,就算法律允许你跟父母「断绝关係」,这也断不了你们的血缘。

如果要替血缘找基础,最坚毅的选择应该是基因:你传承某人的血缘,代表你身上有些基因是从他那边来的。布莱许认为,这个坚毅的基础在过去和未来都受到挑战。从很久以前开始,基因关联就不是组成家庭的必要条件,人们一直都可以接受领养小孩。在将来,基因科技也可能会让谁继承谁的基因这件事情不再如此绝对。

布莱许同意「寻根」的需求显示社会大众认为血缘有一定重要性,不过他也指出,这种重要性代表了什幺,值得讨论。或许一个人有理由寻根、在了解自己是怎幺来的之后能过更好的生活,但这不代表这个人对自己的「根」有什幺特殊义务。

我自己是认为,只要血缘无法构成特殊义务来支持孝顺,那「人是否有义务孝顺父母?」这个问题就直接有答案了,因为你显然不会仅仅因为跟某人有血缘,就有义务特别对待他。不过在《为什幺我们不欠父母?》这本书里,布莱许继续开展这个问题,讨论了其他让我们对家人抱有特殊义务的可能性,包括债务、感恩和友谊。而这些讨论,也是书里特别丰富的地方。

债务

「你应该孝顺家长,因为你欠他们」[1]是很常见的说法,欠债还债,天经地义。不过布莱许认为,就算我们该孝顺是因为我们欠父母,这种「欠」也跟欠债不一样。

如果我欠你债,表示你经由协议借了我一些东西,因此我欠你,有义务偿还你,我们会再协议里明确规定怎样算是还完,当我偿还完毕,我就不再欠你。布莱许指出,上述这些「欠债」的特性,没有一项反映在亲子关係里:

    亲子债通常不是「协议」来的,而且小孩通常没有决定权如果拿东西的一方没有决定权,我们很难说这算是一种借债,比较像是赠与,或强迫性的赠与。如果一个人明确赠送你东西,他不能说你因此欠他债父母该做些什幺,才算是「借了」小孩一些东西,不是很明确亲子债当中,「偿还条件」也不很明确亲子债通常无所谓「结清」,你欠家长通常是欠一辈子的,不会有人认为既然我已经孝顺了30年,应该「差不多了」,就到此为止吧。如果有人这样想,我们可能会觉得他没有搞懂孝顺是怎样一回事

当然,这并不代表我们不能用「债务」来类比「我们欠家长些什幺」,不过我们可能得再想想,这种类比到底在哪些面向上有道理。

感恩

如果我们孝顺并不是出于欠债,那能不能是出于感恩呢?根据先前讨论,我们没欠家长债,因为我们没有主动跟家长借。但如果家长给了我们很多好东西,像生命、食物、安全、教育,那感恩一下似乎也很合理,而孝顺可能就是一种好的感恩方式。

布莱许的质疑着重于感恩的前提和感恩的方式。首先,我们从父母得到的最特殊东西应该就是生命了:如果没被生下来,你不会有生命,如果你没有生命,你什幺都没有。生命是所有东西的前提,然而布莱许认为,我们似乎不能说拥有生命一定是好事情:有些人活得很高兴,不过一定也有人宁愿自己当初没被生下来。

再来,如果孝顺主要是为了感恩,那很现实:如果家长对你不好,你没理由感恩,就没义务孝顺。换句话说,作为孝顺义务的理由,「感恩」的守备範围有限,无法说明人一定有孝顺义务,得要先看家长表现得怎样。

最后,就算家长表现得很好,布莱许也提醒我们注意感恩跟义务之间的关联。一般来说,我们会同意家长有好好照顾小孩的责任,而如果一个人有义务帮助你,而他恪尽了此义务,你身为受帮忙的人,如果愿意感谢他当然很好,但我们好像不会说你有义务要感谢他。医生治好你,你感谢医生,代表你很有礼貌,但就算你没表达感谢,也不代表你欠医生什幺,因为治病是他的工作,而且你跟政府有给他报酬。

脆弱点和美好人生

假设布莱许的说法有道理,那血缘、欠债和感恩都无法说明人普遍应该孝顺家长,所以就这样了吗?爸妈掰掰?布莱许不这样认为。

可以确定的是,虽然有些人有理由跟家长保持距离甚至决裂,但是也有人跟家长相处融洽、互相敬爱,对这些人来说,孝顺不单是在道德上该做的选择,而且是很好的人生选择。

布莱许指出,考虑要如何和家人相处,就不能忽略家庭通常具备的一些特殊性,这些特殊性使得在家庭方面做错决定,会有特别大的代价。家庭关係为人带来一些脆弱点,人跟自己的家长通常有一段时间的紧密生活关係,这个关係让他们的彼此伤害变得特别容易,例如:

你容易对家人的行动有特定期待,例如过年聚在一起、继承家业等等。如果对方不愿意配合,你会受伤假设你认为家庭是重要的群体,家人的所作所为会影响家庭本身的价值和声誉。在台湾,如果你念哲学系而不是医学系,可能会让家长觉得没面子。在巴基斯坦,如果你不愿意嫁给老爸指定的男人,可能会被你哥「荣誉谋杀」紧密共同生活让你知道别人的秘密,洩露家人的秘密会造成伤害

当然,有个脆弱点存在,不代表你要照做,所有要求都可以讨论。不过布莱许认为,理解家人有哪些脆弱点,就是掌握了家人觉得哪些东西重要。随着脆弱点的不同和你的价值观不同,这些重要的东西可能成为你人生的阻碍,也可能成为实现美好人生的选项:你理解家人觉得什幺重要,你认为自己可以接受和配合,因此大家生活得更融洽。

布莱许主张不存在有那种特殊的义务,使得我们应该仅仅因为某人是我们的家长,就孝顺他。为了说明这个主张,布莱许在《为什幺我们不欠父母?》里考察了血缘、债务、感恩等各方面的论点。然而,布莱许并不主张我们该因此与家长形同陌路。家庭和家长是许多人都拥有的东西,当我们从各方面考虑过这些,布莱许认为,我们更有机会看得清楚完整,做出好选择。

注解
  1. 从这里开始,我把「父母」换成「家长」。如果没有其它特别的理由支持这个选词,我认为「父母」有偏袒异性恋家庭的嫌疑。前段我们讨论血缘议题,在没有科技介入的情况下,一般只有男女能生育,因此可以适用「父母」这个词,然而,当议题变成债务、感恩和友谊,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。

延伸阅读

在痛恨与孝顺之间取得平衡:与「不良父母」相处的六个自我调适「孝顺」是恋父情结下的斯德哥尔摩症候群?我可以不要孝顺妳的父母吗?——同志婚权通过后的反思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