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生活信息网 >《走出忧郁》阴雨中的希望 >

《走出忧郁》阴雨中的希望

发布时间:2020-06-11   浏览量:835   

 

忧郁症已和癌症同列为世纪疾病,许多人因重郁症而自杀。

以前,我有一位学生曾在学校割腕自残,私下聊天中知道她爸爸罹患忧郁症,无法出去工作。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「忧郁症」三个字,但不清楚那是什幺。没想到几年后,我,当年那充满爱心的老师,竟因重郁症而体验到「生不如死」的痛苦,日日夜夜在生死边缘挣扎,直到遇见慈爱的天父…

忧郁症并非单纯「情绪低落」,而是人的所有感官、生活能力及生存意志逐渐丧失:我感受不到悦耳的音乐,看不见美丽的大自然,美味的意大利麵在我口中有如嚼橡皮筋;我闻不到花香,亲朋好友的关爱无法进入我心,因为身心煎熬不断催促我,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令人痛苦异常的世界。

心中充满强烈恐惧

我是一名资深的国中国文老师,但重郁症使我看不懂国一国文科平时考试题,也看不懂新锅子的说明书。我艰困地开始练习写一些基本国字注音,唯恐自己的工作能力一点一滴流失了。

重郁症伴随着莫名的恐慌:我不敢到超市买东西,琳琅满目的商品令我晕眩心慌。我不敢面对电脑及任何电子产品,因为它们「太複杂了」。我在熟悉的厨房里手足无措,搞得一团糟,几乎是逃出厨房。我不敢去文化中心,因为「压力很大」。

新闻、影片、报纸等与我无关,因为那是「别人的事」,即使当时全世界正关注于日本大地震惨烈死伤情况,我仍如一缕哀伤的游魂,在四面铁窗的精神病房飘蕩,灾难消息的画面与报导令我更忧郁。

我的小儿子向我抗议为什幺老是摆一张苦瓜脸,不肯跟他说话?他岂知我的心已被强烈的恐惧勒得动弹不得!我也不敢面对昔日熟悉可爱的学生,因为他们已变成「恐怖的敌人」。

每天我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吵着我先生带我到宜兰河边投河自尽,那是我当时想到可能「比较不痛苦」的死法。「人是万物之灵」似乎是一句很理所当然的话,但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的「灵」渐渐离你而去时,会是什幺感受与光景呢?

意识到自我软弱

三年前,我因对丈夫不满,在未告知他的情况下,自己在外买了间房子,两个孩子也与我同住。外子当然是饱受打击,因为他是很重视家庭的人。当我们母子三人快乐地自组「小家庭」时,先生只能孤伶伶地独居旧家,自己料理生活。

而我对两个孩子的依赖心也越来越强,夫妻间长期不和加上分居,孩子们的身心成长自然大受影响。 前年九月,大儿子因急性白血病去世。他是个非常非常善良体贴的孩子,经常担任我们夫妻之间的沟通桥樑,小小心灵长期充满迷惘并承受巨大压力。

大儿子的离去,对我来说是一重大致命伤,使原本分裂的家庭更岌岌可危。外子一直不能原谅我当初带着孩子搬出去的事,而小儿子两次气喘发作,还要做牙齿和其他手术,他和他爸爸之间也有很深的代沟。

我因顿失凭藉(善解人意的大儿子),一方面要承受丈夫大量的情绪宣洩,一方面要独力照顾多病的小儿子,在心力交瘁中,不知不觉得了重郁症。即使如此,我仍坚持我多年信仰的佛法,相信它能让我超越困境,便更努力修佛。

一个下大雨的午后,我本要请水电工来修旧家的马桶,到店门口时,我突然不会讲话,我惊觉自己可能病了。那个下午,我骑机车在新家与旧家间,医院与炼功点间冲来冲去,不知何去何从。(炼功点─我曾修佛的法门,是藉「修心性、炼功」等除病健身。)

我对人生的无常感到极度恐慌,因为以前的我一直身处顺境:包括原生家庭的经济优渥、求学求职的过程顺利,甚至婚后的我也自觉可以掌控一切,包括我的先生与孩子。世上似乎没有一件事是我想要而达不到的,我却看不见自己的骄傲与自负。

现在,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软弱,我哀求丈夫让我搬回旧家,因为我怕孤单,也不敢继续承担独力照顾小儿子的重责大任。丈夫当然不是展开双臂欢迎我回去,小儿子也不习惯旧家及先生的管教方式,常吵着要回新家,父子之间不时发生大小冲突。

不知自己已患重病的我,仍然上班,艰苦地承担搬家、照顾家及小儿子的重任。我时时恐慌,夜夜失眠,「活着」对我而言竟是无穷的折磨,如果能一睡不醒该有多好!一天下午,我终于在学校辅导室病倒,无法上台教书,那也是一个暗淡阴雨的午后…

《走出忧郁》阴雨中的希望

受到教会兄姊扶持

惠莉姊是我最想寻求的支援,她是我的好朋友,永远带着喜乐的笑容及亲切温柔的声音。就在一次家庭大冲突后,丈夫丢下一句:「我受不了了!我要搬回枕山,妳自己照顾孩子,我会付孩子的生活费。」便出去了。

我惶恐地拨电话给惠莉姊,而她竟然刚好骑脚踏车经过我家楼下。她听完我的叙述后,皱着眉说:「你的问题像纠缠的线团,我也没办法。妳要不要再试试认识我们的上帝?」

这是她第二次鼓励我信主,但我总放不下多年的信仰。 我开始看医生、吃药,甚至住进精神病房三个礼拜。但情况仍不见改善,我像一个木头人机械式地「生活」,时刻和自杀死神激烈争战。

但惠莉姊总抱持强烈信心,几乎每天冒着寒风冷雨,踩着脚踏车到遥远的医院和我分享上帝的话语,陪我敬虔有力地祷告。

教会牧师与弟兄姊妹也不时来为我唱诗歌及一同祷告,那是我黑暗生命中的一线曙光,虽然遥不可及,但我仍一再向主许愿:将来也能成为别人的祝福,过着有价值的人生。

出院后,惠莉姊除了照顾我的生活(我曾在她家住一段时间),每天不辞劳苦陪我散步、骑单车运动,陪我灵修及祷告。我相信这必是主的大恩慈,差派这位大天使来陪伴、引导我。我也很好奇:是什幺力量让一位六十多岁又身材娇小的姊妹,有如此大的爱心与毅力不断为我付出?

教会姊妹月美在我病倒的第一时间来陪我,不断温柔地唱圣歌、安抚我受伤与惊恐的心灵。芳美和牧师娘陪我东奔西跑看医生。何丽玉、碧琼、美贞长老、淑惠、娟惠、懿君等陪我运动,丽敏陪我逛百货公司,饰鍊每週载我到罗东就医,顺便带我游山玩水。

美贞长老还让我参加热闹温馨的中秋烤肉夜宴。暑假时,娟惠特别在家中办小型聚会,陪我灵修,共享可口午餐。我的同事及其他教会的姊妹陪我爬山或骑单车运动。

由于我不敢一个人在家独处,牧师特别与教会弟兄姊妹们来我家探访,求神在我家掌权。这些都是慈爱的上帝派来的天使,一路扶持我,感谢主!

从讚美与神的话语得帮助

主藉着让我参加主日崇拜、诗班、妇女团契、「音乐厨房」聚会、CBMC及教会各项活动,亲自领受主丰盛的爱,也和大家分享心得。

感谢牧师及教会,这是一个非常温暖的家。其实,教会中的每位弟兄姊妹,无形中都成了我的陪伴者。主就是这样帮助我一步步走出黑暗,迎向光明。

我渴慕神的话语,在牧师娘的建议下,我开始抄圣经里上帝的话。忍着身心的煎熬,我一个字一个字、一个标点一个标点、一张张稿纸不断地抄。

起初,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抄什幺,渐渐地,上帝驱走我内心的黑暗势力,让圣灵进入我心;祂赐给我良医、赐给我力量、赐给我光明。

「但愿使人有盼望的神,因信将诸般的喜乐、平安充满你们的心,使你们藉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。」(罗马书十五章13节);「主曾说:『我总不撇下你,也不丢弃你。』」(希伯来书十三章5节)都是带给我帮助的经文。

我也学会随时祷告,由一开始呆滞而迫切的「主啊!救我!」四个字,到跪于床边与主细述感恩与恳求… 我也学会每天写信仰日记,讚美神的恩典、向主忏悔等。我读属灵的书籍与文章,聆听喜乐的圣歌。

主一点一滴使我的生命复甦并更新。我的家也在短时间内被上帝更新:祂很快地帮我把新房子、我为大儿子买的花莲套房及中古车卖掉,这些都是丈夫对我抱怨的导火线之一,主十分轻鬆地为我处理了。

最近还帮我们找到梦寐以求的新居,让我们家有个崭新的开始。 我在主的教导下学会尽力作顺服的妻子:烹调丰盛的晚餐、天天削苹果、炖十全大补汤、做菜盒子、打扫并布置家里、关心公婆小姑小叔、努力勒住自己「爱抱怨的舌头」(这个最难!)

夫妻恩爱度因此慢慢提升,家庭气氛日趋和谐。丈夫也曾来参加主日崇拜、诗班,并阅读圣经。我每天祈求主的爱,早日召唤小儿子来参加青少年团契。我的重郁症由一天吃一颗半的管制安眠药,到现在,只要听圣歌及祷告便可一觉到天明(除非特殊状况)。

陪伴同患忧郁症的朋友 我的所有能力皆已恢复,并且不再需要人陪伴,因为主在我里面,我在主里面,主是我患难中随时的帮助,祂真的极耐心地引领我走过死荫幽谷,让我躺卧在青草地及可安歇的水边。我甚至能陪伴并帮助同患忧郁症的朋友。主的恩典何等大!祂时时保守我及我的家。

我相信,亲爱的天父有的是慈爱的意念,祂要改变我、改变我的先生、改变我儿子、改变整个家,让我们学会更爱神,且彼此相爱。 总有一天,我们一定能和可爱的大儿子在天家相聚,获得永生的愉悦。

现在的我,每天以八个字鼓励自己,就是「靠主得胜,靠主喜乐」。无论晴雨,我每天生活在感恩与喜乐中。我的故事仍在持续中,我相信那必是主美好的计画,只要我能紧紧跟随主,感谢主!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