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G生活汇 >「妳要我说几次才明白呢?女生不能当社长,这职位对妳们来说太辛 >

「妳要我说几次才明白呢?女生不能当社长,这职位对妳们来说太辛

发布时间:2020-06-11   浏览量:844   

 

「妳要我说几次才明白呢?女生不能当社长,这职位对妳们来说太辛

登山社里的男同学将女同学视如珍宝,总是以鲜花或万绿丛中一点红来形容,宛如服侍公主般悉心呵护,不准她们提重物,午餐、聚会续摊的场所也交由女同学决定,举办社团郊游时儘管只有一名女同学,也会把最大最好的房间让给那名女同学,然后再自夸说,社团得以顺利运作,都是因为有他们这些稳重、力气大、可以一起自在相处的男生。社长、副社长、总务都是男生,经常和女子大学合办活动,后来金智英才得知,原来社团内还有男同学专属的毕业派对。

车胜莲经常表示女生不需要特别待遇,希望大家可以一样叫女同学帮忙做事,一样给予机会,不要只叫女生决定午餐吃什幺,而是让女生也可以当当看社长。但是通常大家都会敷衍了事,一笑置之,只有一名加入社团九年、最认真参与社团活动的博士生学长,每次都会说同样的话:

「妳要我说几次才明白呢?女生不能当社长,这职位对妳们来说太辛苦了。妳们只要乖乖待在这个社团,对我们来说就是莫大的力量。」

「我不是为了当学长的力量而来参加登山社的,学长如果需要力量,可以吃中药补补身体。虽然我真的很想退出这个社团,但我看倒不如乾脆在这里赖着不走,无论如何都要待到选出女社长的那一天为止。」

结果直到车胜莲毕业都没有出现女社长,后来听说有一位和她正好相差十年的学妹,真的当上了登山社的社长。当车胜莲得知这项消息时,反而语气淡然地表示:「果然十年江山移啊。」

金智英虽然不及车胜莲的社团出席率,但是一直定期参加社团活动,直到大三那年秋天参加完社团举办的郊游活动以后,便不再出入社团。当时他们是去学校附近的自然休养林郊游,在那里订了几间民宿,大伙儿一起简单在山林里行走几段路以后,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玩游戏、踢足球、喝酒。金智英可能因为有点感冒,身体有些畏寒,所以跑去一间开着暖气的房间,将被子盖到头顶包裹全身,有些社团成员正在里面打牌。房间的地板是热的,原本冷到蜷缩的身体也慢慢舒缓下来,学弟妹的笑声和说话声在耳边融合成嗡嗡声,模糊不清,然后她不小心睡着了,睡梦中突然听见了自己的名字。

「金智英好像已经和那家伙彻底分了啊!」

接下来是一连串七嘴八舌的说话声,「你不是从很久以前就对金智英有好感吗?」「这小子可不只是有好感呢!」「快趁这次机会试试看啊」「我们会帮你的」,一开始金智英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等她清醒过来后便听出房间内有哪些人,原来是刚才在外面喝酒的那群学长,他们才刚复学不久。金智英已全然清醒,开始感到有些闷热,但是学长刚好又在谈论她,害她不好意思掀开棉被走出房间。结果就在那时,她听见一个熟悉的嗓音说道:

「唉,算了,被人嚼过的口香糖谁还想再吃啊?」

说这句话的学长过去一直都给人端正、整洁的印象,是喜欢品酒却不会强迫别人喝酒、爱帮学弟妹买单却不常和学弟妹一起吃饭的人,所以金智英对这位学长的印象也很不错。但是当下学长竟然说出这种话,简直令她匪夷所思,所以她更用力竖直了耳朵仔细偷听,结果确实是那名学长。或许是因为他喝多了,或者在大家面前太害羞,抑或是为了防止其他人胡闹所以才故意说得这幺夸张,金智英在心里想着各种可能性,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觉得很不是滋味。「原来在日常生活中说话正常、行为端正的男子,也会在背后诋毁自己心仪的女性……原来我只是个被人嚼过的口香糖。」

金智英彻夜难眠。隔天早上,她在民宿附近散步时,恰巧遇见了那名学长。

「眼睛怎幺这幺红?昨晚没睡好吗?」

学长和平时一样用温柔的口吻关心着金智英,虽然她心中冒出了「口香糖怎幺可能睡好觉呢」这句话,很想当面让学长难堪,但最后还是吞了回去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